“1918大流感”的启示 | 一财智库全球观察
2020-05-01 21:07:00 第一财经研究院 关键字: 流感 疫情 流行病 世界大战

下载报告全文

 

【一财智库全球观察】

Libra2.0大改设计年内将落地,新冠疫情加速CBDC研发 

上周G20会议成效甚微,全球抗疫还需哪些共同行动?

“新冠衰退”会有多严重? IMF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收缩3%

全球“战时财政”应对“新冠衰退”,将如何重塑未来政府和信用货币?

“大衰退”距离“大萧条”有多远?

 

YRI研判及点评:

1.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全球从未因为一场大流行病陷入新冠疫情这样的困境。为了分析疫情可能波及的范围、对经济的长短期影响,需要从更长远的历史中去找到线索。1918年1月开始到1920年12月结束的大流感被认为是一个可以参考的案例。这场大流感导致了全球三分之一人口感染,约3900万人到一亿人丧生,即当时全球至少有2%的人因大流感死亡。如果将这一死亡率与当前的世界人口(约75亿)对应,意味着全世界有1.5亿人、美国有650万人将因为新冠病毒死亡。尽管目前死亡人数存在低估(例如FT认为低估了60%),可以预期的是,由于医疗和科技条件的巨大差异,全球范围内新冠疫情的死亡损失将低于1918年大流感。 

2. 在新冠病毒于190个国家蔓延、全球感染病例超过300万、死亡病例接近20万的时点(4月28日),随着全球新增病例大致稳定,疫情发展进入新阶段,欧洲疫情得到初步控制的国家和美国情况较好的州开始重启(Reopen),政府和社会开始尝试找到和病毒共存的方式(大规模检测+确诊病例和密切接触者追踪隔离+有限的社交隔离+医疗系统治疗能力)。这时,需参考1918年大流感有3-4波爆发:第一波在1918年春季;第二波从1918年9月至1919年1月,也是致命性最高的一波;第三波从1919年2月开始直到当年年底;在一些国家,1920年还发生了第四波爆发。不排除新冠疫情也存在秋冬季节第二波爆发的可能。同时乐观估计,疫苗最早明年初问世, 2020下半年是否会发生第二波疫情,是科学家们目前最为担忧的不确定性局面,各国尤其是已经走出疫情的国家,也需对此做好充分准备。 

图1 1918-1920年大流感期广义死亡率(死亡人口/总人口)

 

 

 

 

 

 

 

 

 

来源: Table 1 in Barro, et al. (2020) and sources cited therein. 

3. 在大流行病的肆虐过程中,污名化并不意外。为了避免污名化嫌疑,我们以“1918大流感”来替代已经成为习惯性名称的“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在西班牙人看来,这场大流感应被命名为“法国大流感”,而事实上,这场流感的源头来自美国士兵。 

4. 经济学家的分析和测算显示,自1870年以来,1918年大流感是全球宏观经济遭受的第四大负面冲击,排名仅次于第二次世界大战、1930年代大萧条和第一次世界大战(Barro,2020)。在这场大流行病的冲击下,主要国家的实际人均GDP和消费分别减少了6.0%和8.1%(Barro,2020),而美国制造业总产出因此减少了18%(Correia,2020)。由于当时医疗水平相对落后,并且没有相应的货币政策和强力的财政政策来支撑经济,因此1918年大流感的经济冲击可以被视为是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的悲观情景。 

图2  大流感和一战对主要国家GDP和消费的影响

 

 

 

 

 

 

 

 

 

来源: Barro, et al. (2020). 

5. 在发达国家和地区,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正在为经济衰退添加缓冲垫,现代医疗体系有助于更好地救助病人,但在欠发达地区,由于缺乏相关资源,疫情很可能将这些国家带入类似1918大流感的冲击。值得关注的是,新冠病毒在非洲主要国家仍在快速蔓延。过去一周,非洲确诊病例最多的四个国家累计确诊病例增长均在30%左右。同时,一些拒绝正视疫情的国家也将因此付出沉重代价。 

6. 经济学家认为,应对疫情的大规模的抑制(Suppression)和封锁(Lockdown)政策显著减少了产出。若疫情和(至少部分)社交隔离持续,市场将很难在较长时间内在不对价格进行大幅调整的前提下实现供需平衡。需防止短期的供应紧张演变为价格上升甚至通胀失控的风险。民众将无法接受必需品价格处于高位,而价格控制和定量配给的举措将会对经济带来长期负面影响。粮食即是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领域。 

7. 严重的疫情不仅仅影响短期的经济表现,其对社会信任度的冲击可能将长期影响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社会学家对受1918大流感影响的移民直系后代进行了综合社会调查(GSS),结果显示,大流感对社会信任水平有显著的负面影响:病死率每上升1‰,社会信任水平会下降1.4%。 

8. 在没有疫苗和针对性药物的前提下,非药物干预措施有助于控制疫情,但社交隔离阻断了人们的工作和消费,从而在供给和需求两个层面对经济产生压力。经济学家针对1918大流感期间美国的非药物干预手段(如社交隔离)与经济发展状况关系的研究结果显示,实行更强力(更早、更严格)非药物干预手段的地区在疫情后经济活力相对更强,那些尽早控制和走出疫情的国家和地区将会在未来的经济竞争中占据优势。中国应抓住率先控制疫情的优势,在防控第二波疫情的同时有秩序地恢复经济运行。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