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G20会议成效甚微,全球抗疫还需哪些共同行动? | 一财智库全球观察
2020-04-20 23:27:00 第一财经研究院 关键字: 疫情 IMF G20

下载报告全文

 

YRI点评及研判:

1.在全球总体疫情没有明显改善、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已日益明朗的关键时刻,上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和IMF-世行的线上春季会议套开,被各方寄予期待。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除了确定和通过会前已有基本定论的减免最不发达国家债务的联合行动外,在其他领域全无进展。本次会议可谓成效甚微。  

2. 就减债而言,G20同意将超过75个最不发达国家的债务暂停(Suspension);同时,IMF执董会通过将CCRT(灾难遏制和救济信托基金)用于支付25个低收入成员国(未来还将有4个国家加入)的债务减免,第一期为6个月,之后可望延长至2年(表1)。目前,CCRT有大约5亿美元的资源,英国出资1.5亿美元、日本出资1亿美元,中国也参与出资,但贡献金额较小。 

表1 IMF成员国通过CCRT的减免债务金额

 

 

 

 

 

 

 

 

 

 

 

 

 

 

 

 

 

 

来源:IMF 

3.此次G20会议前,全球多位(前)政要和经济学家提出,IMF应发行特殊时期的SDR(特别提款权),用以增加援助全球金融安全网和资源,并通过优化流程,更多分配给贫穷和最不发达国家,提高救助效率。若将IMF 5000亿美元的SDR分配,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获得其中的38.45%, 获益最多(图1)。更积极的方案是增加1万亿美元的SDR发行(英国前首相布朗、美国前财长萨默斯)。然而,由于美国的明确反对,SDR发行和份额分配未取得任何进展。 

图1 5000亿美元SDR的分配(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

 

 

 

 

 

 

 

 

 

 

 

 

 

 

 

 

 

来源:PIIE 

4. 目前,包括欧盟、美国和印度等在内的69个国家和地区禁止或限制出口口罩等个人防护设备、药品和医疗器械等产品。显而易见,在疫情期间取消所有药品、个人防护用品、医疗器械及原材料的关税与出口限制,是全球亟需的共同行动。对于这些产品的生产提供补贴,扩大生产规模,也是应对疫情的有效行动。作为会前呼声很高的优先政策议程,各方期待G20应对此给予明确承诺并号召其他国家加入其中。然而,令人失望的是,G20对此也无推进。 

图2  欧美出口限制将贫穷国家置于风险之中

 

 

 

 

 

 

 

 

 

 

 

 

来源:PIIE

5. 鉴于美国停止对WHO的资金支持(图3),G19(余下的19个国家)应马上制定方案并出资满足全球应急准备监测委员会(GPMB)80亿美元的资金要求,从而进一步推动WHO的工作。同时,在美国等国对WHO指责的背景下,改革WHO也成为当务之急, 使其成为和IMF、世行类似基于份额的国际组织即是可行的方案。G20会议对WHO的未来和功能没有做任何深入讨论。

图3 WHO的资金来源

 

 

 

 

 

 

 

 

 

 

 

 

 

 

 

来源:Economist

6. 今年以来,新兴市场国家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资金流出,不少欠发达国家已经或将面临美元危机。虽然美联储已采取行动,将若干国家央行接入其货币互换体系(SWAP),但仅覆盖少数几个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学家们建议,将更多的国家央行和IMF加入到美联储货币互换体系中,并在需要时抑制汇率的过度波动(抑制美元过度升值),以避免新兴市场出现严重债务和货币金融危机。由于美联储和美国的反对,G20会议对此没有行动计划。 

7.近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越南等主要谷物出口国实施了粮食出口限制,有可能扰乱全球粮食市场,不利于全球政治稳定。经济学家们建议,G20应该确保全球粮食安全,通过协商和政策协调取消粮食出口限制;如果全球市场粮食价格上涨,G20应该公开承诺进行干预。同样,G20无所作为。 

8. 结合此次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以及IMF的春季会议,全球观察人士普遍对未来在疫情应对和经济复苏过程中的多边合作表示悲观。中国未来将面对的国际环境也不乐观,需要对混乱局面有所准备。此外,疫情扩散和经济冲击将使一大批欠发达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陷入危机,而这些国家大多是中国的债务国, 对中国债务减免多有期待。最后,无论是在IMF、世界银行还是WHO,中国的贡献和出资都处于偏低状态,需要增加投入。如何将有限的资源发挥出最大的全球抗疫效果和多边效率,中国需要全局的战略考量和取舍安排。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