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欧盟地区主要领导人默克尔与马克龙共同发出倡议,呼吁成立一个高达5000亿欧元的欧洲复苏基金,向欧盟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地区和行业提供援助。

此次的财政刺激侧重点与往年有所不同,“六保”当中实际上就是保三个主体——企业、人民生活和社会。

隔夜利率1%以下,实际是央行进入了“危机应对”状态,而2.2%左右的利率是“合理充裕”的水平,随着危机风险逐渐降低,市场利率(隔夜利率)向政策利率(OMO利率)回升是应当的。

在走向赤字货币化之前,除现有的政策空间外,还有诸多替代方案可供选择。

此次逆回购打破了此前37天无公开市场操作的空窗期,我们认为其价格信号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流动性投放意义,疫情后的货币宽松暂时进入平台期。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两会”期间就重点问题接受《金融时报》《中国金融》记者采访,回答了包括经济形势、货币政策、企业融资、金融风险、利率市场化改革、金融开放、数字货币、金融扶贫等8个热点问题。

地方要把资金要用到刀刃上,财政支持才能带来经济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