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衰退”距离“大萧条”有多远? | 一财智库全球观察
2020-03-29 00:11:00 第一财经研究院 关键字: 疫情 衰退 全球观察

下载报告全文

 

*本文初稿完成于3月16日,22日和28日两次更新

在第二波疫情担忧下中国启动暂时入境管制的同时,全球新冠疫情仍在指数级上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最新疫情数据显示,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60万人。新增数据看不到疫情缓解的趋势,虽然美国纽约州的新增趋势有微弱减缓,但美国总体新增数据仍如“脱缰野马”,而意大利在短暂下降后又开始回升,早期疫情控制十分成功的亚洲国家和地区病例也出现反弹,而非洲等欠发达地区的传播才刚刚开始。 

图1  100例后各主要国家新增确诊病例3日均值 

 

 

 

 

 

 

 

 

 

 

数据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第一财经研究院计算

YRI点评及研判:

1. 目前全球经济已经进入“严重衰退”(连续几个月经济增长下滑被NBER[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定义为衰退)。IMF历任的4位首席经济学家早在3月15日就一致认同全球经济已进入衰退。根据芝加哥大学BOOTH商学院的IGM调研,82%的重要欧洲经济学家、62%的重要美国经济学家也在几乎同一时间段认同全球经济将出现严重衰退。各大金融机构最近以来不断调低对全球经济和各国增长的预期。摩根大通认为美国GDP第一季度将萎缩10%,第二季度萎缩25%,高盛预计美国经济在第一和第二季度分别收缩6%和24%,全年经济下行3.8%。摩根大通预计欧元区第二季度经济将同比下降12%,摩根大通预计欧元区第一和第二季度分别下行15%和22%。德意志银行预计全球经济在第一季度将下行12%,第二季度也将为负数(图1)。我们认为,全球经济在上半年增长为负数已经毫无悬念,全年增长的最好局面为零左右。

图2 全球主要国家GDP环比增长(年化)

 

 

 

 

 

 

 

 

来源:德意志银行(欧元区、美国、中国和日本的加权平均)

2. 3月16日,帝国理工大学的传染病学权威Neil Ferguson的一篇论文分析了英国和美国疫情应对策略,在全球引起巨震,直接推动大西洋两岸的防疫政策迅速进入抑制(Suppression)战略。论文预计,若不采取任何行动,81%的英国和美国人口会感染新冠病毒,英国和美国死亡人数分别为51万和220万;若采取缓和干预措施(mitigation),仍会导致25万(英国)和120万(美国)的死亡人口,且会有第二波感染。若抑制措施有效(目前看似乎已经不可能),各国疫情将控制在医疗资源极限以下,但在没有疫苗出现的情况下(一般认为在今年年底之后),在秋冬寒冷气候到来之时,仍会有超过医疗极限的第二波疫情出现。

Ferguson教授的模型在业内被广泛信赖,他是全球范围内最早计算出十分接近真实情况的湖北感染人数和可信R0的传染病学家。也有论者(例如盖茨)认为Ferguson教授模型的参数过于悲观。无论如何,是这份报告推动英美迅速进入“抑制”战略。同时,国内对这份报告有所误读,其结论是,除了“抑制”战略,英美别无选择。同时,这份报告也是全球范围内经济学家开始将全球经济增长修正为负数、认为全球不仅将进入大衰退,甚至可能进入堪比1918年西班牙流感以及大萧条(Depression)局面的背后推动力之一。 

3. 经济学家们认为,就经济增长看,此次的危机是需求冲击和供给冲击的结合。奥巴马政府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Jason Furman认为,需求冲击、供给冲击、加上金融冲击、生命损失、劳动力市场、中小企业破产、全球产业链和溢出效应等综合作用,将会在中长期影响和冲击全球的经济动能和增长潜力。在这个意义上,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从其影响时间和冲击程度来看,此次危机堪比1929年的“大萧条”。刚卸任欧央行行长的德拉吉近日撰文称,种种迹象表明,我们无法避免一场深度的经济衰退。我们目前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以足够的力度和速度行动,以防止经济衰退演变为持久的萧条,并防止过多的违约以不可逆转的损害使萧条加剧。当务之急不仅是为那些失去工作的人提供基本收入,还必须从一开始就保护人们免遭失业。否则当我们走出这场危机时,面对的将是就业和产能的永久性下降。他最后警告说,欧洲人在20世纪20年代所经历的苦难足以成为今人的警示。 

4. 目前,全球金融市场波动已经进入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并堪比大萧条时期的动荡阶段。一周前市场的巨幅下降和波动是基于纳入(Price in)了全球疫情失控、经济衰退和信贷危机等金融危机的总体预期。被认为最为睿智的美国经济学家Larry Summers认为,全球金融市场的经历的巨幅下跌是“市场内”的,也就是说,相对于全球疫情和经济冲击,市场的表现并不为过。尽管上周市场有大幅回升,但未来随着疫情和经济的恶化数据不断出现,市场更坏和最坏的时点尚未到来。 

5. 以美联储为首,各大中央银行正竭尽所能抵御疫情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影响。随着利率工具和数量化等货币政策工具几乎用尽,未来市场考验各国决策者的方式将表现为是否行动足够快、目标足够准,以避免每一个可能演化为系统性危机的单个市场“小危机”,而这样的“小危机”将此起彼伏。同时,未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结合,即本质上的赤字货币化,将成为最重要的政策工具。德国刚刚打破了其固守多年的财政平衡纪律,一些国家以国有化方式接管公司,主要发达国家准备启动“直升机撒钱”等等,迄今全球各国推出的刺激计划总计已达全球GDP的5%。 

6.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医疗资源的高度稀缺(例如呼吸机)导致的封锁出口,控制传播的关闭边境,都会加深国家之前的隔阂。因此,疫情也会导致污名化、外交关系恶化、社会分裂以及不同人群/人种间的冲突。中国尽最大可能体现大国责任,保护全球中国人和华人。在中美关系领域,中国可以选择克制并积极谋求中美关税全部取消,更应加大中欧合作,在备好足够医护设备的前提下,切实帮助和支持欧洲各国。最新承诺援助意大利1000台呼吸机便是积极举措。另外,若可能,应鼓励有能力的企业尝试生产呼吸机。未来几个月中,呼吸机是世界的生命线。乐观估计,全球在第二季度会进入危机的高峰,第三季度或第四季度走出疫情危机。中国应尽早谋划经济恢复时期的全球经济战略,并积极应对冲击后的全球价值链地方化趋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