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已经在逐步习惯一个双向波动幅度更大的人民币,这也为下一阶段的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良好的市场支撑。

产能过剩是国内变量,应在国内解决,不宜置于G20这样的国际场合去解决,要防止误导甚至滋生新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

“十三五规划”将改革金融监管框架提上议事议程,如何建立一个既充分吸收危机后全球共识和最佳实践、又充分考虑中国现实的金融监管框架,成为2016年宏观治理和金融改革的首要任务。

事实上,除非美方做出难以理喻的重大误判,没有什么理由会推动美国提出反对意见。

“不少国家都愈发依赖一个并不符合实际的愿望——中国的双位数增长能够长期持续、永不间断,以此拉动全球增长。但要知道,旧时的增长模式已经过时了。”保尔森表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