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改革,机制比水平更重要”。

通过国内国际“双循环”,推动改革与开放相互促进,以“内循环”支撑“外循环”,以“外循环”带动“内循环”。

在目前国债发行有市场需求且成本可控的情况下,理清中央与地方的财权和事权、划清财政与金融的功能边界,解决财政赤字的显性化问题,可能比财政赤字的货币化更为迫切。

抵御跨境资本流动冲击的根本保障是维护经济金融体系健康。

真正决定汇率中长期走势的还是经济基本面。

今年的政府报告亮出了“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的底牌。

财政政策远未到穷途末路,也就不要轻易触碰赤字货币化的底线。否则,可能又打开了潘多拉盒子,贻害无穷。

短期看,新冠疫情会对外商来华投资和外商投资企业生产经营带来一定不良影响,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一定的压力。但跨境直接投资是长期资本流动,全球供应链布局更是一个结构性的慢变量。

本文结合其他经济数据,从另一个视角对一季度金融数据进行了解读,以发掘出更多的经济和政策涵义。

鉴于中国危机应对的体制机制优势,预计发生后一种情形将会是小概率事件。但我们必须树立底线思维,按照4月8日中央政治局常务会议精神,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和工作准备。

下一步,仍需要继续积极合理利用外资,并支持有条件的国内企业“走出去”。

针对这次疫情应对暴露出来的全球治理体系中的短板和不足,应该引起大家的关注和思考。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