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近年来深受单边主义的困扰,缺乏新机制和新动能,加之新冠疫情的冲击,使主要经济体都面临空前挑战。进入2021年,疫情的拐点,通胀预期的拐点均已出现,全球经济的拐点也即将浮现。经济复苏当然是好事,但也充满各种变数,毕竟疫情是否受控,多边合作机制是否顺畅,大国关系是否正常化,都会影响复苏进程。另一方面,全球经济复苏也会带来各种冲击,例如,通胀预期可能会导致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的变化,复苏可能会带来汇市、股市的剧烈波动,等等。因此,我们需要审慎、理性地看待全球经济复苏之路。

最近大家都在学习和领会习主席去年在联合国大会和气候雄心峰会上的讲话,前不久中央财经委第九次会议研究了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基本思路和主要举措,媒体对这个问题也有大篇幅的报道。我没有这方面的专长,但跟大家一样,关心气候,关心空气质量,关心环境,所以对这个问题也发表过一些意见。当然,气候变化问题中碳市场的发展与金融业关联较多,从金融市场角度出发,我们会比较早就开始关注有关的问题。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题目是“夯实应对气候变化的数据与计量基础”,其中包括:定量问题需要高度重视;需要尽快使总量目标清晰化;打好数据和计量基础;建立完善的指标衡量和碳市场定价体系。

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扬、通胀预期攀升使得今年各国货币政策松紧节奏呈现分化态势;新兴经济体压力加大,不得不率先加息。美元指数或已触底反转。

管涛认为,当一些动摇人们信心的事件出现,就可能触发金融天然的脆弱性,如果大家都抽离资金,资金链就会断裂。至于具体什么时候会触发这一机制,无法预测

3月27日晚,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与欧洲50人论坛(Euro 50 Group)、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共同主办“中美欧经济学家学术交流会”,主题聚焦“新地缘政治环境下的美元、欧元和人民币”。

通过生产函数法,本文测算“十四五”期间我国潜在产出增速在 5%-5.7%,总体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

从历史经验来看,当前美债利率水平比较类似于1945年的水平,如果利率变化呈现周期性,其今后的变化趋势或许也将与1945年之后三十多年的持续缓慢增长相似。美国大规模的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虽然释放了过多流动性,但也使美国免于陷入大萧条式通缩和日本的长期低利率、低增长、低通胀(三低)式衰退,总体而言是积极正面的,否则,对全球并不是好事。 在美国释放过度流动性的大背景下,中国应当利用好人民币结构性升值的机会,大力推进国内资本市场建设和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做大、做强、做厚国内资本市场,提升吸收外资和抵御外资冲击的能力,系统性降低宏观杠杆率,大力提升科技创新的能力。

近年来,中国和全世界的供需结构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特别是当中国成为世界制造的中心,告别了过去的短缺经济,总量的过剩和结构的不匹配性成为当前经济升级转型调整面临的很大问题,在全球经济下滑和疫情冲击的背景下,我们自然想到要通过扩大内需来寻找新的宏观平衡,通过以国内大循环的疏通和升级来重新构建国际竞争新优势。 全世界各国都在采取纾困政策、量化宽松、积极的财政政策来刺激消费进行提升,这是全球的共识,也是时代的潮流。但我们一定要认识到,中国在这种时代潮流里,所做的政策和战略比世界通用做法要更深刻。

3月23日,第一财经刊发京东科技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博士署名文章《沈建光:数据要素、金融科技与好的社会》,文中对数据要素、金融科技等问题进行了深入剖析。文中提到,人类正处于数字化大迁徙之中。数字世界、物理世界和人类社会正在走向融合,成为信息物理社会系统。人们衣食住行、社交、学习和工作等活动的相当大比例在线上进行,数字技术记录下大量行为信息。在不久的未来,物联网设备数量将远超移动互联网设备数量,物联网数据将远超互联网数据。工业互联网使工业生产快速数字化。

百年不遇疫情引发对人和自然关系的反思,一个方面是气候变化问题更加受到重视。中国政府宣布在2030年前碳达峰(排放达到峰值)、2060年碳中和(净零排放)的目标。欧盟27国决定2030年前加大减排, 2050年实现碳中和。拜登政府宣布美国重返巴黎气候协议。实现碳中和需要政府和非政府部门之间的协力,也需要国家之间的合作和协同。实现碳中和将面临哪些困难和挑战?又带来什么发展新机遇?将对全球经济和社会产生什么影响? 为此,中金公司研究部和中金研究院联合撰写了《碳中和经济学:新约束下的宏观与行业分析》,就中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路径及其影响提供一个系统性的分析。与通常的市场研究相比,碳中和研究面对两个挑战:一是涉及面广,跨经济、社会、科学多方面;二是公共政策是关键,但又是难以借鉴过往经验的新领域。中金的四个总量团队和20余个行业研究团队协同,借力外部合作包括全球有奖征文等,共同完成了这份报告。本文为报告前言部分。

今年以来,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暴涨,通胀已经成为热门话题。对于通胀的担忧,其实由来已久,毕竟全球性的货币超发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但去年为了应对疫情,以美国为代表的主要经济体的央行超大规模扩表,更引发了人们对通胀的担忧。今年国内的不少商品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涨,加上国际大宗商品上涨是否也会触发国内的输入型通胀,对此,本文试图换一个角度去判断当今世界通胀的表现形式与趋势。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