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三极2.0
2017-12-08 15:55:00 杨燕青 关键字: 序言 金融书籍 货币

2011年底,当我坐在电脑前,面对一厚摞我们选出的“第一财经年度金融书籍”,编织思绪写推荐序言时,整个欧元区正深陷于危机的泥潭之中。其时,希腊的帕潘德里欧刚刚下台,意大利的贝卢斯科尼大势已去,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经历了恐怖的飙升之后回落到7%以下。

当时的我怀着无限的忧心写下了这段话:“自2010年4月以来,尽管试图解决欧元区危机的欧盟和欧元区会议一共开了23次,但从未能够减弱和扭转危机的动能。放眼未来,只要欧元区和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IMF)在市场崩溃前没有尽快实施终极解决方案(财政一体化+ 欧元债券 + 欧央行成为最后贷款人),一个分裂的欧元区(崩溃的欧元)就不会是天方夜谭。”

6年后,除了欧央行向最后贷款人靠近之外,其他两个终极解决方案完全没有被提上议事日程。然而,欧元并没有崩溃。想起欧洲的朋友们严谨认真但向来从容不迫的气质,也许这也就是欧元的气质。

从华盛顿、法兰克福到北京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和政治学教授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是老朋友了,他是国际经济金融史、尤其是国际货币史领域全球公认的权威。2011年,他写了一本书《嚣张的特权:美元的兴衰和货币的未来》/Exorbitant Privilege: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Dollar and the Future of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这本书也是当年“第一财经年度金融书籍”的大奖书籍。在书中,他以丰富的数据、独特的视角和特有的叙事风格回答了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这一轮危机的发源地是美国,或者说是美元,为何在金融市场的恐慌动荡中资金还是一股脑地冲向美元?那年8月,美元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降至2%以下。

艾肯格林说,这就是嚣张的特权。

回头来看,不得不佩服他的判断。2011年,美元和欧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占比分别是 62%和27%。今天,根据IMF的最新数据,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提高到63.79%,而欧元占比降至19.91%。

但这并不是重点。回到我的2011年序言,当时的标题是“货币三极”。我写道:“多年以后,全球货币体系也许会演化为三极架构,华盛顿、法兰克福和北京的央行将决定全球的货币未来。” 驱动我写下这段话的原因,是这一年人民币在国际化进程中所创造的奇迹:在人民币开始“扩大国际使用”不足两年的时间里,经由香港结算的人民币贸易总额已超1.5万亿元;香港的人民币存款从2010年的600亿元跃升至2011年底的超过6000亿元。

在其后的6年时间里,我在不同的场合碰到艾肯格林,有一次还在会议中就人民币背后的中国经济基本面争得面红耳赤。无需否认,就人民币和中国经济基本面,我们的观点并不相同。让我欣慰的是,尽管经历了汇率和经济的波动,6年后人民币的表现依旧让我的观点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今年6月,全球离岸市场人民币存款由2011年的6694亿元上升到9732亿,上升了45%;截至今年11月,离岸人民币债券存量达到2526亿元。

11月中,当我在美联储的一个研讨会上再次见到艾肯格林时,他带着神秘的笑容,送给我一本新书:How Global Currencies Work: Past, Present and Future。在书中,和欧央行的两位经济学家联手,艾肯格林颠覆了今天依旧占据主流的“旧观点”(也一度是他自己的观点)——国际货币体系的竞争是一场赢者通吃的游戏,当由于一组因素成为主导储备货币后,由于转换成本等诸多原因,这种货币会长期占据绝对主导地位。而一种主导货币取代另一种主导货币(例如美元取代英镑)时,往往伴随着战争以及剧烈的权力转移过程。

这本新书利用全新的数据建立了一套新的理论框架。在他们看来,事实上的国际货币体系的生态并非如赢家通吃,由于货币领域类似“网关技术”(gateway technology)的存在,几个主要货币可以共同分享全球货币的地位。而这个“多极”的全球货币体系也意味着体系惯性的降低,主要全球货币相对重要性可以快速转化。

基于这个理论的预言契合了我在2011年所设想的“货币三极”。而今,我们已经进入了“货币三极”2.0时代。未来全球很可能出现三个相对的“货币区”,欧元的使用集中在欧洲,人民币集中在亚洲和一带一路(这取决于中国一带一路金融化的推进进程),剩下的则是美元的市场份额。当然,艾肯格林的“新观点”和我的“货币三极”都将在未来经历时光的考验。

“新时代”指南

中国已经进入了“新时代”,高质量发展将取代高速增长。在改革的攻关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全要素生产率依旧是重点,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现代化经济体制则是目标。

循着这样的思路,我们今年推荐书单中蔡昉的《读懂中国经济:大国拐点与转型路径》、王一鸣《聚力供给侧:宏观经济形势展望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刘世锦的《中国经济增长十年展望(2017-2026)》以及《许善达说供给侧改革》是非常不错的理解指南。

金融领域,李扬的《管理结构性减速中的金融风险》、管涛的《汇率的博弈》、彭文生的《渐行渐近的金融周期》、印度前央行行长拉詹的I Do What I Do,以及 Andrew Low的Adaptive Markets: Financial Evolutionat the Speed of Thought,是几本兼具学术和政策功力的好书。

金融危机10年后,关于危机的思考并没有结束。德国财长朔伊布勒的《未来必须节制:我们从金融危机中学到了什么》、中国副财长史耀斌的《危机·洞见——破解全球经济沉疴》和 王永利的《穿越危机——世界剧变的中国选择》都值得一读。

危机后全球经济和金融更加紧密地联通在一起。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已经从美国手中接过了全球化的大旗,迟福林的《二次开放:全球化十字路口的中国选择》掷地有声;而上下两册两厚本由赖小民主编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法律与税收政策研究》做了极其扎实的案头工作,填补了空白。

中国在进入“新时代”的时候,整个世界也进入了技术的新时代。我们上榜书单中科技话题书籍的比重达到了历史新高,人工智能、深度学习、金融科技、区块链、Bantech这些领域均有好书。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施瓦布教授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畅销书作者McAfee和Brynjolfsson的新著Machine, Platform,Cloud: Harnessing the digital Revolution,以及风靡全球的《世界是平的》作者弗里德曼的新书《感谢你迟到》(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团队参与了本书的翻译和策划)。

在科技颠覆一切、危机改写经济金融学、新的丛林竞争挑战既有规则的时代,习惯了以经济学和金融学安身立命的人也许会忍不住自问,经济学的意义究竟何在?感谢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Tirole教授的新书Economics of Common Good,回答了你的所有疑问。

欢迎进入新时代。(本文为第一财经研究院院长、《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杨燕青为第一财经·摩根大通年度金融书籍所作的序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